關于飼用油脂的那些事——代謝能值評估

發布時間:2020-3-9   瀏覽量:373

油脂代謝能值的研究畜禽日糧中添加油脂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提高日糧能量,不同油脂的總能值大致相等,但其可利用能值差異很大。油脂的組成、結構差異等各種因素往往導致脂類飼料代謝能值的評定比較困難。而家禽飼料代謝能值評定是飼料營養價值評定的一個重要的內容,是家禽營養需要量及優化飼料配方的主要依據。

前有關油脂代謝能的評定并尚無絕對統一的方法,且油脂的代謝能一直被認為是飼料原料能量評價中的一大難題,目前評定油脂代謝能的測定通常采用以下 3 種方法。

1套算法

套算法也稱單水平測定法、差量法,是單個飼料原料代謝能評定的經典方法。目前多數單一油脂的代謝能值由套算法測得,測定的各種飼料的表觀代謝能值已形成了一個比較完整的體系。套算法是用油脂替代一定比例的基礎日糧,分別測定試驗日糧和基礎日糧的代謝能值,根據二者的差值及替代比例來計算油脂代謝能。待測飼料的 AME 計算公式為:飼料表觀代謝能(AME)=(食入飼料總能–排出糞尿總能)/ 食入干物質的量油脂 AME=(試驗日糧 AME–基礎日糧 AME×基礎日糧所占比例)/ 油脂所占比例脂肪作為特殊的飼料原料,在測定代謝能值時不能直接飼喂,必須依賴于其它的日糧,一般來說,考慮到家禽對油脂的消化能力和油脂的理化性質,選用合適的替代比例至關重要。鄒曉庭等(1992)用差別套算法測定油脂 AME 值,當豬脂肪 5%替換時,AME 值為 41.10 MJ/kg,大豆油 5%替換時,其AME 值為 40.48 MJ/kg,而豬脂肪替換比從 10%遞增到 25%,測得其 AME 值較穩定,而大豆油替換比在 10%~20%測得 AME 值較一致,而 25%替換時,明顯下降。因為套算法是假設基礎日糧的能值在試驗日糧中保持不變,測定時會將試驗誤差折算到油脂的代謝能中。日糧中添加低水平油脂時,被測油脂和基礎日糧之間存在正協同效應,所測油脂代謝能甚至超過其總能值;當油脂添加水平較高時,家禽對油脂的消化率低,導致測定結果偏低。

2回歸外插法

回歸外插法回歸外插法是先用待測油脂按不同比例分別取代基礎日糧進行消化測定,以待測油脂在試驗日糧中所占的比例(%)為自變量(X),含不同油脂比例試驗日糧的代謝能實測值為因變量(Y),建立回歸方程,然后,再外推到用待測油脂 100%代替基礎日糧時的所得代謝能值。該方法避免了套算法中基礎日糧能值變異向待測油脂的轉移,也克服了套算法用一種比例替代基礎日糧出現偏差較大的弊端,但是其前提條件是保持待測飼料替換比有足夠大的差距。然而試驗日糧代謝能值的增加與油脂添加量并不呈直線關系,大多數日糧代謝能的增幅值隨著油脂添加量增加而減小,故應在實際應用范圍內采用該法評定油脂的代謝能值。韓友文等(1984)試驗表明,用 2 種或以上替換比例,外插法測得被測飼料油脂 AME 值與實測值相一致。但是,該方法每測一種飼料需要設計 6~10 個試驗組,比較繁瑣,一般用于專題性研究。

3脂肪消化率計算法

脂肪消化率計算法油脂的代謝能值可以通過油脂的表觀代謝率乘以油脂的總能得到,該方法雖然消除了油脂和基礎日糧之間因互作而產生的混淆,但消化率計算法因糞樣中脂肪的含量非常有限,通常將排泄物中粗脂肪的能值等同于日糧中油脂的能值。研究表明,排泄物中粗脂肪的能值與日糧中油脂的能值并不相等,鄒曉庭等(1992)在測定大豆油和豬脂肪的代謝能時結果顯示日糧排泄物粗脂肪的發熱量為 37.06 MJ,油脂的發熱量為 39.53 MJ,因此將排泄物中粗脂肪的能值等同于日糧中油脂的能值往往低估了油脂的代謝能值,韓友文等(1982)也得出了同樣的結論。

對于油脂這種在飼糧中含量低,而又單獨分離的飼料原料而言,消化率計算法在測定油脂代謝能值時理論上應比套算法具有較好的重復性和較低的干擾,排除了日糧中其他成分消化代謝的變化對油脂代謝能值的影響。尹玉港等(2011)發現消化率計算法測定鴨飼糧脂肪代謝能值比套算法受內源性干擾更少,重復性更高,但飼糧的組成成分對脂肪的真代謝能值仍有一定影響。

影響油脂代謝能評定的因素


       動物飼料原料的代謝能值受家禽的種屬、品種和年齡的影響較大,不同家禽(如雞與鴨)的生活習性、消化特點等差異大,測定同一種飼料原料代謝能值的結果差異很大。即使是同一品種的家禽,在不同日齡測定的結果也有一定差別,主要是因為幼齡禽腸道發育不全,膽汁酸分泌不足和腸道微生物群落不完善,造成測定的代謝能值偏低。Pesti 等(2002)分別選用 10 日齡和 40 日齡的肉仔雞來測定了 8種油脂的代謝能,結果表明,隨著日齡增大,肉雞對油脂的消化能力也越來越強,對油脂的消化率提高,油脂的代謝能顯著增大,所測得的油脂代謝能越大。因此,測定家禽的油脂代謝能時,應選用相同日齡的試驗動物,避免日齡因素對試驗造成誤差。

     (1)油脂添加量,油脂作為一種特殊能量原料,不能直接飼喂動物,因此,在測定油脂代謝能值時按照一定比例替代基礎日糧來進行測定。但是油脂在試驗日糧中的添加水平不同,所測得的代謝能值也有差異。當添加水平較低時,其測定值往往偏高,甚至超過其總能值;因為油脂替代比例過低時,容易受基礎日糧中脂肪和內源脂肪的影響,油脂與日糧之間產生互作效應,使測定結果偏大。研究發現,日糧中添加低水平油脂時,被測油脂和基礎日糧之間存在正協同效應,所測油脂代謝能甚至超過其總能值;當添加水平過高時,則由于動物消化道內分泌的脂肪酶膽汁酸鹽的量相對較少,油脂在腸道內無法及時消化吸收而直接排出體外,導致測定結果偏低。鄒曉庭等(1992)用大豆油和豬油按不同水平替代基礎日糧,并對 7 周齡的濱白公雛雞進行飼喂,結果顯示在低替換水平(5%)和高替換水平(25%)測得油脂的代謝能值偏低,適宜替代范圍應在 10%~20%。胡春華等(1999)用 10%的油脂與基礎日糧組成待測日糧測定不同油脂的代謝能值,測得棕櫚油、魚油和毛豆油的的 AME 分別為 35.82MJ/kg、33.39MJ/kg、35.10 MJ/kg。

     (2)油脂的特性,在眾多影響油脂代謝能值評定的因素中,油脂本身的性質最為重要,主要是組成油脂的脂肪酸的鏈長及飽和程度。不飽和脂肪酸和飽和脂肪酸的比例往往決定著油脂代謝能值的高低,家禽消化系統消化飽和脂肪酸的能力有限,同時飽和脂肪酸和不飽和脂肪酸混合使用時具有協同作用,因此,不同脂肪酸組成比例的油脂其代謝能值有較大差異。鄒曉庭等(1995)研究得出,油脂表觀代謝能值(AME)和真代謝能值(TME)與油脂的碘價、酸值、亞油酸和亞麻酸的含量呈正相關,而與軟脂酸、硬脂酸的含量呈負相關。張維軍(1998)用牛油、大豆油飼喂成年單冠白來航公雞并測定其氮校正真代謝能,得出不同類型的脂肪和添加量均顯著影響試驗日糧的 TMEn 的結論。

     (3)排泄物的收集方式,目前收集家禽排泄物的方法主要有三種:集糞盤收集、泄殖腔縫瓶集糞收集和收集回腸食糜測定回腸表觀消化能。其中集糞盤收集雖然操作相對簡單,但由于排泄物直接暴露在空氣中,易被皮屑和羽毛污染,為了避免排泄物的污染可給家禽穿上特制衣服;泄殖腔縫瓶集糞收集雖然會對家禽產生一定的應激,但是在試驗過程中不容易造成排泄物的污染,并能避免排泄物的損失,因此在試驗中得到廣泛采用;而收集回腸食糜雖然測定結果較為準確,但是需進行手術,操作難度大,實際應用難以推廣。

       最后,油脂的代謝能評定是飼料營養價值評定的重要內容,且評定過程中受較多因素的影響,主要是試驗動物的日齡、日糧組成、油脂的添加量、油脂的組成結構及評定方法等。因此,在選擇不同方法對油脂代謝能進行評估時,應充分考慮以上因素,使用試驗結果更能準確地反映油脂的代謝能值。

【免責聲明】:文章來自網絡,我們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并不對文章觀點負責。僅供讀者參考,版權屬于原作者。如有涉嫌侵犯您的著作權,請及時聯系文章編輯進行修正。

 

contact us

聯系我們

UBT廣州總部
  • 廣州市增城區新城大道400號低碳總部園
  • 020-87418823
  • 020-87418823
  • 2478085936
告訴您的需求?
掃一掃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 掃一掃 關注更多精彩資訊
股市行情今日大盘指